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联系方式:
公司传真:
手机:

“女子反杀醉酒男”案 死者父亲:儿子不是混混,酒后会有些兴奋

来源:作者: 日期:2019/10/03 15:35

原标题:“女子反杀醉酒男”案 死者父亲:儿子不是混混,酒后会有些兴奋

丽江90后退伍女兵唐雪,带刀“反杀”砸家门醉酒男案,发生于2019年春节期间。

8月26日,封面新闻率先独家披露检方起诉书后,让正当防卫又一次成为热词。

李某湘缘何拦车?李某湘是否辱骂唐雪?李某湘是怎样的一个人?第一次登门道歉又为何要求唐家赔偿?……

8月27日,封面新闻记者赴案发地丽江永胜县三川镇中洲村委会下街村展开调查,追溯还原该案前后经过,尝试解开案中多个疑问的同时,两位年轻人春节返乡过年时邂逅悲剧,同样引人深思。

为何拦车?

唐家:醉酒后故意找事

李家:车擦挂了李某湘

据丽江市永胜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永检公诉刑诉〖2019〗186号)显示,2019年2月8日晚23时许,唐雪参加完朋友生日聚会,朋友开车送唐雪回家。车至下街村李红家宅外村道上时,李某湘对车进行拦截,随后被同行人拉开。

起诉书称,李某湘此时属“酒醉”状态。在车被拦下后,唐雪选择下车步行回家,李某湘上前对其进行辱骂。唐雪未理睬,继续步行回家。

李唐二人第一次发生口角的路口。

为何拦车?起诉书未给出详细陈述。

唐雪家人表示,李某湘拦车属无事生非。在村中,类似行为,他不止一次。“村里很多人的车都被他拦过。”

“一年前,我晚回家时,也曾遇到过李某湘的阻拦。”唐雪父亲唐加勇说,当时,一个朋友家中老人去世,他去参加葬礼,回家较晚。他骑着摩托车,行至村口,李某湘和另外两人拦住了去路。李某湘三人一身酒气,且手持啤酒瓶。见被拦下者为唐加勇,李某湘表示:“原来是大爹,那我就……”

展开全文

唐加勇称,李某湘家与他家,沾亲带故,他与李某湘父亲李兆云,从小一起长大。案子发生前,两家关系很好,经常一起聚餐打牌。因此,李某湘称呼唐加勇为“大爹”。

这个说法,得到了李兆云本人的证实。

李某湘经常喝酒后拦车惹事?李兆云并不认同。

李兆云称,儿子李某湘,并非是网上传言的混混,“他1992年出生,是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之前在昆明工作。”李兆云表示,儿子在村里,口碑其实不错,对老人很尊敬,对小孩子也很好,经常给村里小孩子买东西,小孩子们都很喜欢他。儿子去世后,很多小孩子都在问“怎么没看到俊叔(注:李某湘小名叫俊俊)?”李兆云只能撒谎:“俊叔在昆明打工。”

李某湘的学位证。

李某湘的毕业证。

为何要拦唐雪所乘车辆?

李兆云透露,李某这一次拦车,其实是因为被车给擦到了。

“验尸的时候,我儿子右边小腿有淤青,是撞击伤。当时,有和他一起的人给我说,是因为唐雪所乘车擦到他了,他才会将车拦下。”李兆云称,据他了解,拦下车后,李某并未对唐雪进行辱骂,只是要求对方“开慢点”,“当时可能因为被撞了,态度有些不好。”

李兆云坦言,儿子酒后,确实会有些兴奋,但也仅限于与朋友之间,并不会影响其他人。

一位村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李某湘没喝酒时,文质彬彬。喝了酒,确实经常打架。不过,这个打架说,村民表示是“听说”,并未亲眼所见,“听人说,他们经常自己人和自己人动手。”至于拦截他人,这位村民表示,并不知情。

为何扭打?

唐家:李某湘突然动手

李家:唐雪先出言不逊

起诉书显示,因没带钥匙,唐雪致电父亲唐加勇开门。电话中,唐雪将李某湘辱骂一事告知父亲。唐加勇带唐雪,找李某湘理论。

三人在交谈过程中,李某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脚。随即三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湘被朋友劝开带回家。

8月27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李某湘拦截唐雪的地点,也正是三人发生扭打的地点。

该地点位具中洲村中心位置。据当地村民介绍,此处全村进出必经之路,距唐雪家仅有100米左右。

唐加勇说,唐雪告诉他,李某湘拦截并辱骂自己的事后。他带着唐雪来到这里找到李某湘,当时,他对李某湘说,“这是你妹妹,不要再拦她了”。

“这次事件以前,李某湘对我还算客气,也比较听我的话。因此我才会去找他。”

让唐加勇没想到的是,李某湘听完唐加勇“这是你妹妹,不要再拦她”这句话后,并未像平常那样客气,反而恶语相向。当唐加勇带着唐雪准备走开时,李某湘更是突然冲过来,一脚踢向唐加勇,还给了唐加勇两拳。

于是,三人扭打在一起。后被人拉开。

唐加勇回到家中,坐在门槛上,给李兆云打了电话,告知李某湘醉酒打人。李兆云在电话中,给唐加勇陪了礼。

李兆云回忆,在2月8日晚11点13分左右,他确实接到了唐加勇的电话,他也确实代表儿子给唐加勇道了歉。

“当时,我听唐加勇说完,马上就说对不起,并且告诉唐加勇:‘你是他大爹,你先给他几下!我马上就来。’”

不过,李兆云表示,他后来了解到,事情经过并非向唐加勇所说。

李兆云称,因为儿子只是要求对方放缓车速,并不存在“辱骂”一事,“她应该是觉得被拦车,让她在朋友面前扫了面子,所以才编出‘辱骂’,想让她父亲帮她出气。”

据李兆云调查了解,唐加勇带着唐雪找到儿子李某湘后,儿子也立即表示,这是一个误会,自己不会再拦“妹妹”。然而,唐雪在跟着唐加勇回家,路过李某湘身边时,冒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正是这句话,激怒了儿子李某湘,也才发生了后面的事。

李兆云说,当时,曾有人听到了唐雪说这句话,这位目击者也去警方做了笔录。

截止发稿,封面新闻记者未能找到这位目击证人。

唐家大门。

道歉后要说法?

唐家:他脖子被抓伤了

李家:唐家恶人先告状

起诉书称,三人发生扭打后,李某湘被劝回家中。回家后,他和父母、朋友一起,到唐雪家,对先前事情道歉。道歉后,李某湘要求唐加勇对自己被打伤的事情给个说法,随后李某再次被同行人员拉回家。

据李兆云介绍,接到唐加勇的电话后,本已睡下的他,立马起床穿上衣服,一路小跑,朝唐加勇家走去。在路上,遇到了和朋友一起回家的李某湘。简单地询问得知,李某湘确实曾向唐加勇动手。李兆云于是拉着儿子李某湘,去了唐加勇家,并要求李某湘向唐加勇道歉。“当时,我就和儿子说,无论如何他是长辈,你不该动手。”

尽管不情愿,李某湘还是向唐加勇道了歉。但随后李某湘也要求唐加勇一家对打伤自己一事给个说法。

李兆云当时正背对着唐加勇一家。听到儿子要说法,就觉得不妥。“赶紧朝唐加勇他们挥手,示意他们先回去,同时和儿子说,有事等明天酒醒了再说。”唐加勇一家随后退入家中。

李兆云说,唐加勇一家回家后,他带着儿子,在回家路上,他才从其他人口中知道,唐加勇当时给他打电话时,已经将儿子制服,“他们当时将我儿子摁在地上,并且用砖头和瓦片等打过他,后来被其他人给劝开。”

知道这些细节,李兆云心里也不舒服。但他还是告诉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吃点亏也没什么。”

对于李兆云的说法,唐加勇予以反驳。

唐加勇称,当时,他确实曾摁住李某湘的手,但并未将李某湘摁在地上。他摁住李某湘的手后,唐雪确实上前与李某湘发生过肢体接触,但并未用过砖头、瓦片等物件。女孩子指甲长,冲突中,确实抓伤了李某湘,“他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想要我们道歉。”

唐加勇表示,李某要说法时,自己一家并未理他。

从唐家厨房可看到大门。

第二次扭打?

唐家:扭打中刺伤了他

李家:菜刀早已被劝丟

证人:过程不过一分钟

起诉书称:2月9日凌晨1时许,李某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加勇家,使用菜刀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李某湘的菜刀被劝阻朋友罗某坤抢走并丢掉。

唐雪在家中听到砸门声,起来到厨房,拿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出门查看情况。

唐雪打开大门上的侧门后,李某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唐雪上前与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

两人被劝阻者拉开后,李某湘往巷道外跑的过程中扑倒在地,唐雪回到家中。随后,李某湘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

进到唐家的小巷。

这是起诉书对第二次扭打经过的陈述,李兆云提出了异议。

李兆云表示,李某湘当时确实曾拿着菜刀出门,但随后被同行人劝说丢掉。

“他回家后,照镜子看到自己被抓花了脸,冲到厨房拿了菜刀就走,家里的人看到这个情况后,就追了出去。”李兆云说,儿子李某湘被追上后,一个朋友劝他扔掉了菜刀。当时,李某湘很顺从,并非如起诉书所述的“抢”。

一位与李某湘同行者表示,李某湘砸了唐雪家大门后,唐加勇拿着木棒走了出来。他们随后劝住了剑拔弩张的两人。唐雪走出来时,被李某湘踹了一脚,退回去后再次冲出,与李某湘发生肢体接触。接着,唐雪回家,李某湘在小巷中倒下。这个过程,前后不过一分钟时间,并非如起诉书所述发生扭打。

李兆云说,当他赶到现场时,发现儿子全身是血,“我马上把他抱了起来,上车去了医院。”这期间,李某湘一句话也没说过,直到断气。

唐加勇则表示,第一个走出去的是女儿唐雪,当他拿着木棒走出去时,唐雪已经与李某扭打在一起,并且一直在挨打。两人被分开后,唐雪与唐加勇一起回到了家中,李某湘则跑进门口小巷,并倒下。唐加勇当时以为李某湘是“酒劲上来了”。

唐加勇说,回家后,唐雪左脸肿胀,他曾为唐雪敷药。不久,警察赶来,依法对他们进行搜身。民警从唐雪的兜里搜出了一把红色的削皮刀,“我也是当时才知道,唐雪带了刀出门,并且刺了人,不过,警方只搜出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并未找到起诉书中所说的黑色水果刀。”

唐加勇表示,警方后来曾多次对他们家进行搜查,但均未搜出黑色水果刀,“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把黑色水果刀是怎么来的。”

唐加勇称,李某湘砍砸门时,还曾有过爬院墙动作。这个说法,被李某湘同行者以及李兆云否认。李兆云表示,李某湘是大学生,懂法。“他当时一步也没有踏进唐家,他们一起过去的人,也是一步也没有踏进去,更不可能爬墙。”

赔偿金6万?

唐家:凑钱给李家送去

李家:不会出具谅解书

唐加勇说,事发后,他凑了6万元,给了李兆云。李兆云对此予以承认。

“当时,确实有人来给了我6万块钱,说是唐家给的,不过并不是唐加勇本人,而是他的亲戚。”李兆云说,给钱时,有司法人员在场并录像,整个过程没有人提出要他出具谅解书,“就算提了,我也不会给。”

李兆云表示,儿子死了,给再多的钱,也无法抚平丧子之痛,“我开始不要,但来的人说,当时我已经给儿子停灵10天了,每天家里都坐满了人,我们从早饭到晚饭全包,他们说,这笔钱就作为停灵花销和丧葬费用。”

李兆云表示,他知道现在网上的很多言论对儿子不利,但他并不在意,“我不懂法,但我相信法律,法律不可能因为一些人随便说说,就能颠倒黑白。我现在就只求法院能够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